首页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修真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小说搜索:

    此刻一群人正围着一个灰衣老者,他正手拿一件奇怪之物,并高声询问周围人。

    不少人也都被这个老者手中之物所吸引,纷纷驻足观看,还有人仔细查看,不过却没有人能够说出此物的由来。

    这是一块长方形的金属牌子,仅有巴掌大小,表面布满了绿色的铜锈,看上去颇有些年头。

    “这似乎是铜牌,而且有点像某种令牌!”

    “老先生,你拿出此物打算交易什么?”已经有人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金币了,最好是能够对老夫有用的,尤其是提升境界的丹药,不过首先想让识货之人说说此物究竟是什么,有什么用途?”灰衣老者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想用这么一块不知有什么用的破烂铜牌交易那种能够提升境界的丹药,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做白日梦啊!”有人立刻发出嗤笑。

    不过灰衣老者却对此置之不理,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这时又有人提出了建议:“老先生,你为何不将此物拿到主办方,让他们给你鉴定鉴定!”

    “是啊,锦绣华庭和多宝楼都有经验丰富的鉴定大师,以他们的眼力和见识,肯定能够给你满意的答案!”

    然而灰衣老者却叹了口气:“老夫已经找过他们了,可他们也认不出此物,甚至不给老夫一个拍卖的机会,哎……”

    “那你又是在何处得到这东西的?”有人充满了好奇。

    “是老夫从一个冒险者身上得到,而那个冒险者已经死了,不过他所在的地方却在‘紫月峡谷’附近,那里可是传说有一座上古时代的密藏!”灰衣老者极尽所能的渲染。

    随即他又马上强调:“大家看清楚了,虽然老夫不知道此物是什么,但很明显,它肯定来历不凡,而且年代久远,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厚的铜锈,老夫估计,它肯定来自上古时代,说不定还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不过这话的可信度有多少,恐怕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然而“上古时代”和“紫月峡谷”和“天大的秘密”却极具震撼效果,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就连梁悦萱都被吸引而来,

    此刻的她正一脸好奇的盯着灰衣老者手中的铜牌,忍不住问道:“这东西真的有什么秘密么?我怎么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灰衣老者发出一声嗤笑,“小丫头,这你就不懂了,常言道,越是神奇之物,表面上看起来就越是普通,甚至平淡无奇,如果能被你轻易看出它的不凡之处,那它早就成为重宝,被五大宗门疯狂争抢了!”

    旋即就不再理会梁悦萱,而是口沫横飞的大肆宣扬:“此物能出现在紫月峡谷,那就说明它肯定与那座密藏有关,那可是上古时代留下的密藏啊,说不定它就是揭开一切秘密的钥匙!”

    “只可惜……哎……”说到这,灰衣老者忽然叹了口气,“说真的,老夫原以为锦绣华庭的鉴定师多么有眼力呢,结果他们也是肉眼凡胎,丝毫看不出此物的价值!哪怕老夫告诉他们,此物来自紫月峡谷都无济于事,只能说明他们有眼不识金镶玉啊!”

    不得不佩服这个老者的口才,他三言两语就将更多人的目光吸引而来,尤其是当人们听到“紫月峡谷”和“上古密藏”时,一个个的目光充满了震惊和好奇。

    不过这时却有一个身穿锦袍的中年男子一脸怒气的出现了,“你这个老家伙,休要在这里满口胡滋,这块破铜牌已经经过我们多位鉴定师一致判定,它根本不是来自紫月峡谷之物,而是你不知道从哪里得来,这里可不是你招摇撞骗的地方!”

    说真的,这个灰衣老者如此一闹,还真的令这个交易会场变的热闹非凡,很多人都只顾看他了,其他柜台明显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主办方不可能任其继续闹下去。

    “怎么,你们不仅没有眼光,难道还不准大家来坚定一番么,老夫就不信了,这里有那么多才学渊博的人,会没有一个比不上你们那几个所谓的坚定大师!”灰衣老者也是毫不客气的反驳。

    林岩也已经来到这边,并且站在梁悦萱的身旁,盯着灰衣老者手中的铜牌,眼中也流露出几分好奇。

    他对齐天传音:“你能看出此物有何玄机?”

    “这东西的确年代久远,而且距今不止两万年,肯定更加古老,说不定在远古时代就出现了!”

    “你能肯定?”林岩一惊,“那它是什么?”

    “具体年代不确定,但从铜锈的厚度来看,生成的时间肯定超过五万年,甚至有可能已经十万年了!”

    “以我观察,铜锈似乎不是特别厚啊,应该不至于有那么古老。”

    “不,你不了这种材质!”齐天解释道,“这不是普通的青铜制作而成,而是表面上涂抹了一层普通青铜,但内里却是用罕见的矿石与秘银熔炼而成的特殊金属,会大大减弱外面的一层青铜生锈的速度,所以你看到的铜锈厚度并不大。而这层普通青铜其实也是为了掩人耳目,不让人轻易看出它的真面目。”

    “怪不得这里的鉴定师看不出此物的玄机。”这一下,林岩的兴趣猛然大增!

    而齐天也对他发出了强烈信号,“此物你一定要得到,虽然我目前还不知道它有何用途,但肯定蕴藏了不小的秘密,要想一窥究竟,就只能将外面那层生锈的青铜剥离!”

    此刻灰衣老者的话也激起了众人的议论,很多都认为交易会既然是自由买卖,就应该允许任何人拿出自己的收藏进行交易,而那个代表主办方的中年男子也迫于舆论压力,只得放弃干涉。

    但他也是一脸的不屑道:“老家伙,你大可让所有人都来看看这块破铜牌,如果有人能够坚定出它究竟是什么,我会代表组委会向你道歉,不过可别当大家都是傻子,会轻易相信你所说的话。”

    灰衣老者冷哼一声,“这就不劳烦你操心了,老夫相信肯定有人慧眼识珠的!”

    随即也不再理会对方,而是冲着众人大声叫卖:“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可是来自紫月峡谷的上古奇物,蕴含了难以想象的秘密……”

    瞧他这幅毫无顾忌又旁如无人的公开兜售,中年男子气的鼻子都快歪了,但人家也没有搞破坏和故意捣乱,他也只能忍受。

    别说,灰衣老者这么一喊还真管用,周围已经有人跃跃欲试,毕竟他口口声声的渲染此物是“上古奇物”,还真令一些人动心不已,哪怕不知道有何用途,也忍不住想试一试运气。

    这时的梁悦萱注意到了林岩来到自己的身边,尤其是看到他目光灼灼的盯着灰衣老者手中的铜牌,心中暗暗吃惊的同时,也忍不住又想搞一点恶作剧,于是开口问道:“老先生,你想用这东西交易什么?”

    “这位小姐,老夫想得到一种能够直接突破到真罡境的丹药,因为老夫已经卡在筑基境九重多年了,始终无法突破!”这回灰衣老者的态度颇为友好,就连对梁悦萱的称呼都发生了改变。

    不过周围人一听,顿时炸开了锅!

    “这老家伙疯了吗,用一块不知何用的破烂铜牌想要换取那种能直接突破到真罡境的丹药,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啊!”

    “是啊,那种丹药据说只有五大宗门才有,或者就是炼丹师联盟才能炼制,其价值更是无法估量,甚至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啊!”

    “没想到这个老家伙该如此狮子大开口,他真的太贪婪了……”

    众人是纷纷对灰衣老者口诛笔伐,语气极尽嘲讽,显然对他极为鄙视和不满,也令不少人立刻打消了想交易的念头。

    就连代表主办方的中年男子都为之一愣,不过他也是冷笑不已,“老家伙,你真以为这块破铜牌是什么上古奇宝么,你说它出自紫月峡谷的上古密藏,它真的就是么,你当真是把大家当傻子不成!”

    灰衣老者反而更加来劲了,反唇相讥:“老夫说它是,那它就是,谁让你们不识货呢!而老夫相信,在场肯定有世外高人能够看出它的不凡!”

    不得不说,这个灰衣老者的脸皮很厚,说话的时候是面不改色心不跳,而且还振振有词,看来他真的对自己这块铜牌充满了信心。

    对方如此嚣张,甚至蹬鼻子上脸,这更加令中年男子气愤异常,恶狠狠道:“真是笑话,我就不信真有人会用那么珍贵的丹药交换这种破烂玩意!”

    他话音刚落,周围人也是频频点头,很明显都非常支持他的观点。

    一个清秀少年忽然站了出来,他冲着灰衣老者说道:“老先生,你可知道那种能够帮助武者直接突破到真罡境的丹药是什么价值么,而你这块铜牌又有什么价值,难道仅凭你空口白牙,就让人们相信你!”

    “这是老夫的事,如果你没有眼力,就一边去,老夫没时间跟你扯皮!”灰衣老者一脸的不屑。

    林岩这时已经注意到了这个少年,而且立刻认出了对方,此人正是当初在庆武节与他有过冲突的那个少年,当然了,他并不知道对方是女扮男装。

    不过女扮男装的穆芷澜却不打算罢休,“我看你还是现实一点吧,我用一枚筑基丹交换这块铜牌如何?”

    看来她是看上了这块铜牌。

    林岩有点吃惊,“难道他也看出了什么端倪?”

    “不可能的!”齐天这时传音:“荒州这片鸟不拉屎的破地方没有人能看出这块铜牌的秘密,这是眼界的问题,我估计这个小子只是好奇罢了。”

    这让林岩稍稍安心。

    灰衣老者听到只是一枚筑基丹时,皱了皱眉,显然不大满意。而一旁的中年男子讥讽道:“这位公子能拿出一枚筑基丹,而你还不见好就收,老家伙,你实在是太贪心了!”

    “是啊,这么一块破烂能让人家拿出一枚筑基丹交换,这种事简直闻所未闻,而你还挑肥拣瘦,看来真是贪心不足!”周围也有人发出嘲讽之声。

    不过灰衣老者却不以为意,反而对穆芷澜问道:“小子,如果你能告诉老夫此物有什么秘密,或者是它有什么用途,兴许老夫能同意与你交易。”

    看来他还没有忘记这件事。

    而周围人也都将目光投向了穆芷澜,并且竖起了耳朵,想听听她会怎么回答。

    不过穆芷澜却摇了摇头,“我只是好奇而已,而这里的坚定大师都看不出,我又怎么可能比他们更有眼力呢!”

    众人也没有明显失望,毕竟穆芷澜看起来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而穆芷澜又接着道:“其实我的想法是将此物拿回去让长辈看看,毕竟这东西还是有点令人好奇的,如果你同意,这枚筑基丹就是你的了。”

    灰衣老者有点犹豫,说真的,能有人拿出一枚筑基丹,对他来说已经难得,如果错过这个机会,恐怕以后不会再有人愿意如此大方了。

    然而就在穆芷澜期待灰衣老者答复时,梁悦萱忽然跳了出来,她竟然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着灰衣老者开出了价码:“我同意用两枚筑基丹与你交易了!”

    随即一把就从灰衣老者的手中抢过铜牌,然后指着林岩故技重施的撂下一句,“他是我哥哥,那两枚筑基丹他会给你!”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都集中在林岩的身上,尤其是灰衣老者和旁边的中年男子,都不约而同的盯着林岩,看他究竟会做出什么举动,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不过这一次林岩却没有对梁悦萱的行为流露任何的不满,反而在众人期待和疑惑的目光之中,毫不犹豫的拿出了两枚筑基丹,“既然舍妹对这东西如此感兴趣,那我这个当哥哥的怎好拒绝!”

    而灰衣老者还想叫住梁悦萱,不过在看到林岩拿出的两枚筑基丹时,却立刻眼前一亮,因为他明显感觉到这不是普通的筑基丹,随即马上点头,并将这两枚筑基丹收入囊中。

    “竟然又是你!”这时的穆芷澜也认出了林岩,顿时怒由心生。

    “呵呵……”林岩飒然一笑,表情颇为不屑,“没办法,又与你对上了,不过这次恐怕依旧是我占据上风啊!”

    “哼!”穆芷澜冷冷一笑,反击道:“没想到你也会来到这里,是不是也想参加五宗青会,不过你恐怕没有这个资格吧!”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林岩懒得与对方纠缠。

    不过穆芷澜却来了劲,“我才懒得操心你的事,不过你马上会有麻烦的,因为听说乾赢罩的死似乎与你有关啊!”

    林岩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毫不在意道:“没想到你还知道乾赢罩,看来你也是云鼎宗的人啊,不过他纯粹是因为倒霉才被噬血凶手吸干血变成干尸的,这是很多人都亲眼所见,跟我毫无关系。”

    “是么,但不知道你面对我云鼎宗的一位长老,会不会还表现的如此坦然。”穆芷澜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而这话也等于变相承认了自己是云鼎宗的人,不过却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上一章 :第368章 摩罗舍利    回目录   下一章:第370章 尴尬的梁锐
合作链接: 野狼小说 白马小说 天一小说 无限小说 洪荒文网 鸵鸟小说 小说宝

嘟嘟小说提供的所有小说,均为网友私人收藏并上传,未经原版权作者许可,任何人不得擅作它用!
请在下载24小时内删除!为尊重作者版权,请购买原版作品,支持你喜欢的作者,谢谢!